走进第一线,讲述电梯维保员工的故事

  • 9,338

在中国电梯行业,

有这样一群可爱的人,

他们,始终奋战在电梯维保第一线,

他们,为千千万万乘客的安全出行保驾护航,

他们,一直坚守默默付出却几乎从未受到重视,

他们,就是电梯安装维保工。

为了让读者对他们有更深入的了解和认识,

ELEVATOR通过实地走访与调查,

向行业展现维保工人的生存和工作状况,

并讲述他们的故事。

石家庄·师徒俩

走进第一线,讲述电梯维保员工的故事

师徒俩:黎新春(左)和武世杰(右)

性格憨厚质朴的黎新春是河南确山县人,今年47岁,现居于石家庄市。1991年,23岁的黎新春从河南老家来到石家庄打工,在石家庄华药集团从事电工工作,随后不久被调至电梯维修部门工作,和其他同事一起负责华药集团工厂内100多台电梯的维修保养,并于1997年在石家庄电梯特检院接受专业培训。随着工作经验的积累和能力的提高,黎新春的薪金待遇不断提高,到2010年时,黎新春每月薪金已达到3000元,在石家庄处于中游水平。但好景不长,2014年,华药集团老厂区关停,电梯维保小组解散,黎新春也被迫下岗。不久之后,他通过应聘进入闽菱电梯工程有限公司,20多年的工作经验让黎新春成为公司的维保技术骨干。

走进第一线,讲述电梯维保员工的故事

黎新春

黎新春在闽菱电梯的工作时间为上午8点到下午5点半,每周工作6天,休息1天,但即使是下班时间或休息日,都要24小时待命,随着应对电梯故障突发情况或事故应急救援。他和徒弟武世杰两人一共负责50台电梯的维修保养,平均每天要奔赴1-2个维保工地现场,台量少、楼层低的项目一般用时半天,而台数多、楼层高的项目,一次维保至少需要一天时间,有时甚至需要2-3天。黎新春表示:“我几乎每天都要辗转于石家庄市的高楼大厦之间,工作基本以15天一次的例行维修保养为主,平均每个月也会有一两次的急修,偶尔也会有夜间急修,尤其是出现电梯关人故障,必须以最快的时间赶赴现场救援。”对石家庄维保市场现状,黎新春表达了自己的顾虑,在他看来,一方面市场竞争太过激烈,维保价格压得比较低,企业生存压力越来越大,另一方面,部分维保公司不负责任,低价抢单,人员配置严重不足,检修电梯马马虎虎一带而过,隐患故障没能有效排除。黎新春说,既然选择这个行业,就要明白自己岗位的重要性,应该踏踏实实把活干好,保障业主乘梯安全,这样才能对得起良心。

走进第一线,讲述电梯维保员工的故事

黎新春检测限速器并用毛刷清理落尘

据黎新春介绍,目前公司待遇不错,管理也非常规范,老板对员工也很厚道,无论是工作中还是生活上都给员工很多关心和帮助。目前,他每个月的收入工资和奖金相加在3500元以上,公司缴纳五险。他的妻子是石家庄本地人,在一家纺织机械厂工作,每个月工资只有1000多元。作为一个老工业城市,石家庄曾经凭借纺织、机械等工业风靡一时,但随着技术革新和国企改制的推进,大批工厂已经破产倒闭或转型,只有少数工厂仍在维持,这些工厂效益并不好,只能维持最低标准的基本工资。但好在十几年前,黎新春妻子单位集资低价修建了一批职工房,面积虽然不大,配套设施也很不完善,但起码有了自己的小家。黎新春调侃道:“最庆幸的是早期解决住房问题,否则,按照石家庄目前的房价,别说均价超过八千元的主城区,即使是郊区,也要两人不吃不喝攒够10年的积蓄才可以。”

在这个省会城市,夫妻两人每月4000多的收入对于一个三口之家而言确实不高。黎新春笑称自己也是月光族,他算了这样一笔账:读中学的女儿每个月的生活费、辅导班费用和购买学习用品的费用大概需要1000元,一家人每个月生活费用2000元,还要走人情随份子,看望双方家里的老人等,每个月两人的工资基本是入不敷出。黎新春坦言,身边有不少亲戚和朋友,但自己平时很少参加聚会之类的活动,不是不想去,而是没法去,因为一般聚会都是大家轮流请客或AA制,在黎新春看来这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会让家里的经济状况更加拮据。“虽然经济上有些困难,但日子还能过的下去,我们的心思和精力全部都在孩子身上,只要她能健康成长,学习好有出息,我们再苦再累也值得。”黎新春说道。

走进第一线,讲述电梯维保员工的故事

站在电梯轿厢上,从电梯井道内逐层检查门机系统。黎新春说,要检查门机开关门是否触电,扒门不能停车,断锁不能走车,安全回路不能断开等问题,还要检查导轨和油盒润滑情况

武世杰是石家庄本地人,性格比较腼腆,话虽不多却很勤快。他曾就读于石家庄高级技工学校,学习电气自动化专业,毕业后被老师介绍到石家庄西关酒店工程部工作,隶属后勤部门,但只过了几天时间,酒店以收入更高、更有利于放飞理想快速成长为理由把他调到餐饮部门担任传菜员,落差之大让武世杰难以适应,没多久,他便辞去这份工作并再次返回母校,在老师的推荐下,武世杰二次就业来到闽菱电梯工程有限公司,并成为黎新春的“关门弟子”,每天的工作主要是配合师傅检修电梯和打扫机房井道卫生。

走进第一线,讲述电梯维保员工的故事

武世杰

2014年入职的武世杰目前仍是学徒身份,每个月工资2000多。据他介绍,因为目前还是单身,所以吃午饭、买日用品、给家里买菜是他每个月最主要的3项花销,基本用掉工资的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二全部交给父母。作为家里的独子,武世杰觉得自己应该多帮家里,最好的办法就是补贴家用。师傅黎新春也一直夸赞小武平时非常节俭,是个懂事的小伙子。武世杰的父母都在石家庄从事物业工作,夫妻两人每个月收入总计4000多元,这还得益于两人20多年的工作经验,如果是资历浅、经验少的物业维修人员工资水平更低,每个月也只有1000多元的收入。

走进第一线,讲述电梯维保员工的故事

师徒二人检查货梯曳引机

半天的接触之后,我和武世杰渐渐熟络起来,已经开始亲切的称呼他“小武”,看到他在清扫底坑时被尘土弄得灰头土脸,我忍不住问他,做维保工人累吗苦吗?能坚持的下来吗?他的声音立马提高了八度:“出来干活哪有不苦不累的,吃不了苦受不了累还出来干吗,不如在家里吃饱等饿,要不趁着年轻多学点技术和本事,以后还能出人头地吗。”“嚯,小伙子不错啊,挺有志气,现在像你这样吃苦耐劳踏实认干的年轻人不多了。”我忍不住夸他,我以为他会潇洒的甩甩额前的头发,酷酷的回应我,“这,就是我,不一样的焰火”,但他没有,只是用低沉的声音说:“我能吃苦,也不怕累。”

走进第一线,讲述电梯维保员工的故事

武世杰查看控制柜,他说,近期电梯运行故障代码都会记录在控制系统里,最多可记录20个

跟随黎新春维保电梯的工作中,可以看得出小武已经熟练掌握了很多技术,能够轻车熟路的检查曳引机、门机等核心部件。小武说:“我很喜欢这份工作,也很喜欢钻研技术,师傅也很耐心的教我,不同的电梯不同的配置对维保的要求不一样,但我会细心的学习,掌握的技术多了,能力和水平提高了,挣得钱自然就多了。”

走进第一线,讲述电梯维保员工的故事

武世杰填写维保工作记录

一天的工作行程结束之后,返回公司的出租车上,我和小武一路闲谈,我问他,你的理想是什么?他短暂的犹豫一下说道:“好好混,当老板。”说完他自己乐了一下,又补充道:“我知道很难,但我会好好干,学到了本事,有了钱就能自己创业。” 得知我从北京来,武世杰格外兴奋,“我一直都想去北京看看,别看石家庄离北京这么近,我都20岁了,一次也没去过”,武修文小声嘟囔着,像个委屈的孩子一般。“天安门广场、长城、鸟巢、故宫……,”他喃喃自语念叨着北京的著名景点的名称,随后,一连串问题向我问来,高铁到北京是不是只用一个小时?在北京住宿一晚多少钱?地下室是不是最便宜?打车贵吗?平常吃饭多少钱?北京好找工作吗?一个月能挣多少钱?在得到了“一小时”,“均价300以上”,“没有地下室”,“13元起步”等回答后,他喃喃自语道,这么贵,随后便缄默不语,目视着车外,半晌,说出一句,我有一个同学在北京的一个印刷厂打工,去了我可以找他。

走进第一线,讲述电梯维保员工的故事

完成一天的工作之后回到公司,师徒俩一前一后走在小区路上

落日余晖下,回到公司楼下,望着师徒二人沉默的背影,我想,他们的工作、生活和家庭,何尝不是当下维保员工群体的一个缩影。

文/电梯观察

  • 我的微信
  • 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默者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6年4月14日22:50:41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mzhfm.com/2166.html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