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谷综合体项目“老张”

  • 2,124

时光转眼即逝,我在项目部的实习生活也随着毕业的临近而渐渐走向尾声。从2014年12月起,我在光谷综合体项目部一共实习了四个多月。在这段并不算太长的时光中,我认识了许多的好同事。和我一个宿舍的汪姐教我如何适应生活,陪我谈心;一个办公室的王丹姐带我了解项目部、公司,让我逐步熟悉在综合部的实习工作。可要说道让我最敬佩的人,大概就是老张了吧。老张是我们光谷项目部的综合部副部长,名叫张胜学。因为张部长为人随和、没有架子,平时我们都爱称呼他老张,他不仅喜欢我们这样称呼他,也爱这样自称。

洁身自好,为项目建设服好务

综合部的工作种类多而复杂,但许多事情老张还是亲力亲为。每天早上开完早会、吃过早饭,老张就会和厨师一起去买菜。买菜这活听起来轻松,可要准备一个项目部员工的伙食也不是一件简单和容易的事。这不仅要让大家吃的好还要计算伙食费。有天我问老张,买菜那么辛苦为啥还每天都跟厨师一起去。老张回答说:“两个人去好对账,避嫌。另一个原因是厨师可以买来他愿意做的菜”,我才明白,原来中间还有这么个道理。每天买菜回来记账的时间,老张都会接到一通电话,那是老张夫人打来的:“老张,该吃药了。”老张总会回答:“好,吃药,吃药……”我在项目实习的这段时间从没见电话间断过。

老张比我到项目上的时间还稍晚些,一开始我并不知道为啥老张夫人每天都要叮嘱老张吃药。我还跟老张开玩笑说,他这真是“药不能停”啊!直到某天我们办公室开小型“座谈会”的时候,老张才告诉我跟丹丹姐,他的肝是换过的,必须每天吃药才行,这药还真不能停。

那是我们才知道,老张其实是已经在生命线的边缘走了一圈的人。2010年的1月,老张上班时突感不适,于是便去医院检查。这一查才发现出了大问题。随后,老张的病情急剧恶化,医生建议马上进行肝脏移植手术,否则结果谁也不能保证。但要进行移植手术还差一大笔钱,得知了老张情况的公司领导和工友们纷纷自发伸出援助之手,让老张得以及时手术,换来了老张的第二次生命。老张说,在他生命最为难的时候是公司的领导和工友们把他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在家恢复期间他一直惦记着工地情况,现在身体恢复了,他要继续和工友们一起工作。

心系企业,关爱青年人成长

光谷综合体项目是老张身体恢复后的第三个项目,报到后,老张马上就投入了全部的工作热情。事无巨细都尽可能考虑周到,让项目部的同事们在工作和生活中都能轻松而愉快。除了综合部一些日常的工作外,老张还喜欢写写文章。项目上的大小新闻稿有许多都是出自他的手里,无论是一公司、集团公司的网站还是中华铁道网甚至搜狐网这样的大型网站上,都能经常看到老张的名字。

工作之余,老张也爱关心我们的生活,特别是项目上一些小年轻找对象的问题。隔壁办公室设备部有个小伙子小蔡,老张经常说:“小蔡是个好同志,干活认真勤快,有事喊他帮忙也很积极。”老张可欣赏他了,这不又开始关心人家了:“小蔡呀,有对象没?想找对象给老张说,我给你介绍啊。”不止小蔡一个,项目不上不少单身青年都被老张“关心”过,化身“老家长”的老张真是有“唠叨”又可爱。

勤俭持“家”,为项目节约成本做贡献

项目部是一个大家庭,如何管理好这个家是老张经常琢磨的事。比如,项目部的洗刷池、下水道堵了,他找来工具自己修,水管漏水,他就买来自己换,办公室、宿舍门窗坏了也是自己修。我就问他,找人来修多省事啊,他说:“找人来修工钱就得一二百,还是自己修吧”。前段时间,我们食堂的抽油烟机坏了,厂家来人修理需要一万多元,老张嫌太贵,就有联系了两家,最后就只花费4000元,就修好了。“积小流成江海”,我们这个大“家”,这个企业就是要靠许许多多这样的人共同努力,才能有希望,才能有发展。

老张说过,他是一个铁道兵,也是一名光荣的党员,他的第一次和第二次生命都会为了铁建事业而努力的奋斗,要做个从一而终的人。虽然实习结束就要分别,但老张的教导还在,老张的关心还在,在以后的工作中我也会把老张作为榜样,即使是在不同的地方,我们也要共同为了中国铁建贡献自己的力量。

  • 我的微信
  • 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默者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5年6月16日18:03:37
  • 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http://mzhfm.com/1420.html
匿名

发表评论

匿名网友 填写信息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